Facing the Unknown

起因

本学期选了《影视音乐鉴赏》这门课,期末要求写一篇课程论文赏析一部影片中的影视音乐。很早就想看《海上钢琴师》,而且想想这部片子里的音乐应该少不了,就趁机看掉了。不得不说顶着期末季的压力,真的很容易被感动到。

片子真的很棒,剧情节奏虽然很缓慢,但自己却能很真实的感受到人物内心丰富的世界。可圈可点的地方太多了,只能说:妙不可言,建议自己去看一遍。(这篇随笔容量太小,我对影片有很多绝妙的点评,但是写不下)

想动笔写这篇随笔的起源是,看完电影和 Eva 同学讨论,聊的很久的主题是面对未知的选择。

面对未知

人们对未知的恐惧,往往来自于失去了对已知的掌控感,或许也是“未知”这个词本身的含义。

作为一个学生,从小受到的教育往往是圈好范围、划好边界的,即使是探究性问题,也往往会有标准答案。在需要接触陌生的学科,涉足陌生的领域时,自己往往会像1900一样选择不去尝试。说的难听一点,原因其实是害怕自己失去对于”已知“内容的掌控感。想象自己在面对过于开放性的问题时,手足无措的感觉确实让人望而却步。

这就要回到电影里的核心话题:为什么1900 没有选择上岸?

Take a piano. The keys begin, the keys end.

You know there are 88 of them, and nobody can tell you any different.

They are not infinite. You are infinite.

And on those keys the music that you can make is infinite. That I can live by.

But you get me up on that gangway and you roll out in front of me a keyboard of millions of keys, millions and billions of keys that never end, and that’s the truth. That keyboard is infinite.

And if that keyboard is infinite, then on it there’s no music you can play.

You are sitting on the wrong bench! That’s God’s piano.

钢琴的琴键固定是88个,只有创作出的音乐才是无穷的,这是我赖以为生的方式。

但陆地的生活是一个巨大的琴键,琴键本身就是是无穷的,而人无法在无穷的琴键上创作音乐。这是属于上帝的键盘。

这段 1900 的独白确实很打动人心。他从小生活的地方和他的日常生活都很干净纯粹,他对于一切都尽在掌握,乐在其中。而面对无穷的陆地生活,1900害怕了。害怕的是无穷的选择,害怕自己迷失在没有边界的生活中。因为害怕,他拒绝了开始。

All the world weighing down on you without even knowing when it ends.

不得不说自己仿佛也经历过这个过程,不过是在面对要学习知识这个相对较小的问题上。在发现知识真的是“学不完”的时候,那种恐惧的感觉确实像是整个世界压在了身上。我算是还没感受到对未知的恐惧时,就迈出去了。等发现对“未知”的恐惧时,也已经在路上走的有一段距离了,因此更想谈谈的是改变。

抛开 1900 的局限性(接触的世界有限、接触到的人往往都有着世俗的价值观),对于他阐述的理由,我想问的是:在面对未知时,是否能放下“掌控欲”,能够接受世界的无穷而去勇敢的迈出去呢?

我觉得往往在结果无关紧要的时候都是可以接受的。但真的面对在心中很重要的事情时,往往会选择保守。

是竞赛给我带来了转折,逼着我经历了从对未知的恐惧,到一半情况下还算平和 的变化。刚开始接触竞赛,是因为觉得各种算法里蕴含的思想十分精妙有趣。但随着深入的学习,自己越来越感受到了那种面对无穷知识的恐惧感。作为传统的学生,失去了那种对于知识的掌控感后,我一度也很丧失信心。经常因为在上考场前已经确信知道有自己不会的东西,反而导致了比赛的时候畏首畏尾,不敢探索。竞赛逼着我接受现实:你永远学不完你要考的,要么放弃,要么没有回避的余地。

一点点把我磨到现在,也算是坚持下来了。现在的状态往往是这样子的:心情好感兴趣的时候可以一直深入,一通 Google 到一堆自己不会的东西,感受下知识的无边。不高兴的时候就把目光收回来,看看自己已经会的东西,敝帚自珍也还是挺开心的。至少现在能够接受自己在上考场时、面对挑战时,即使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至于胆战心惊,把自己会的东西做好就好了。就算手里的牌再烂,也能调整好心情不至于破罐子破摔。(当然也因此养成了坏习惯,面对考试有的时候就摆烂了,最近考试周也因为这个原因几度惹 Eva 同学生气)

说玄学些,自己的信心其实更多的改为建立在对自己能力的信任上了。画大饼就是:我可以不会,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学会。这种信心的两面性在我的生活中体现就很充分:在面对问题时往往会带来一份坦然,不会因为什么临时的测试过于紧张。但是这也很容易养成不好的性格,就是经常画饼充饥自我安慰,重度拖延症患者。

说回学习,每个学科的东西也本身是无边无际的,只是人为的考纲给画了个圈而已。科研,与其说是发现新事物,不如说是探索现在人类看不到的、没有理解或意识到的“未知”,变为“已知”而已。胡适先生说的好啊,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世界确实是上帝的键盘,但也没必要完全参透演奏的方法才敢生活。

就像学习弹琴的人一样,没有谁是把练习曲练得熟熟的才开始碰正式的乐曲。

想想那些刚开始接触钢琴的小孩子,有几个不是上来就一通乱弹,也很开心的呢?

(哪怕是现在我和 Eva 同学也往往会从一通乱弹中获取很多乐趣

后记

写到最后发现自己理说的越来越歪,站不住脚,前后互搏,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

感慨的核心大概还是挺惋惜 1900 没有下船的。以及对自己现在面对问题的态度还算接受?

顶着数片课程论文没写,过来写这个的我也是挺离谱的。希望自己改一改拖的毛病,活过期末。

不合时宜的借用 wls 的一句话:可以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不能用理想主义的方式做事对吧


以及最后的小彩蛋: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